方敏生:退休保障小組會議發言文本

2015年12月15日致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退休保障小组

主席及各位委員:

以下是本人在12月7日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退休保障小组會議的發言及補充,供大會作文本記錄及傳閱:
一、提問有關人口老化勞動參與率隸減的數據 – 行政長官在2015 年《施政報告》採納了人口督導委員會建議的人口政策目標及5 大策略,並於2015年《施政綱領》中公布了50 項具體措施優化香港的未來人口結構,提升人口的質與量,由跨部門官方成員組成的督導委員會「貫徹落實、監察進度、審視成效」。請問現時統計署所提出未來人口結構和勞動力的數據,有沒有將這一系列措的預計成效和計劃指標計算在內,以準確和全面推算未來50年退休保障的需要和承擔 ?

二、人口老化及長壽的風險 -在香港很多長者因種種不為自己可控制的原因,缺乏足夠的儲蓄或穩定的經濟收入來維持生活。現在大多從事低收入工作的工人,只能維持基本的生活需要,更遑論儲蓄。 如今醫學發達,人均壽命越來越長。中產退休人士如退休老師亦對不斷上漲的醫療和生活費用而感到經濟壓力,此問題只會日益嚴重和普及化。其次是全球經濟波動對個人理財造成的風險,靠個人或家庭能力作足夠的養老儲蓄以安享晚年,困難重重。隨之而來的是對公共財政的壓力,與日俱增。世界銀行和國際勞工組織都分別提出需要有集體風險分擔去提供退休收入保障,用以減輕財經市場波動和長壽帶來的風險。

三、共同承擔安老責任和風險 -「全民養老金」學者方案提出三方供款:政府將現行社會保障開支(包括長者綜援標準金額、高齡津貼及長者生活津貼),按老人人口增長率注入計劃。勞資雙方現行每月的強積金供款各減為2.5%,同時為計劃各供款2.5%。有關三方供款安排及比率,並不會額外增加勞、資、官三方現有的供款壓力。只是更好運用現時勞資雙方在強積金的供款以及政府在社會保障有關老人生活保障的開支。

其他財政來源由政府提供種籽基金和大企業作額外承擔。政府經已為實行退休保障預留500 億元基金,學者的方案提出政府多撥出500 億,共1000 億元便能令方案財政可持續。而大企業應對現行經已退休的長者有更大的承擔,盈利超過1,000 萬元的企業每年繳納的利得稅應額外增加1.5 至1.9%以注入計劃。現時的長者長期為香港的繁榮作出貢獻,而當中最大的得益者為現時香港的大企業,大企業較中小企應承擔更大支付全民養老金的企業社會責任,以體現普羅市民不需要額外付出、即時老有所養、共同承擔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