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潤泉:特首違承諾 「全民養老金」假諮詢?

原刊於《經濟日報》2015年11月16日

作為評論社會政策,有識之士及社會大眾都期望評論者應建基於事實去對建議政策作出分析、評論和給予一些可能性的建議。若有人只對仍未出台(未公布)的某些社會政策作出一些建基假想內容或憑空猜度其背後動機的該等評論分析,人人皆可認為那些政策評析必定是劣質或胡亂的評論,可以不必理會。

借鑑對象獅城 設公積金逾50

筆者作為一個曾領教過昔日的兩位港英政府教育及人力統籌科高官,其中一位現已貴為特區政府行政會議首要領導人如何借助公眾諮詢的這個政治渠道,盡情地濫用和玩弄民意數據,最後自行推翻於1993年提出「老年退休金計劃」方案(Old Age Pension Scheme)的深刻教訓和經驗,今天仍得要再用一次上述所提「建基假想內容或憑空猜度其背後動機」的方法,去對特區政府稍後於今年12月透過扶貧委員會公布「不論貧富及有經濟需要退休保障」的退休保障諮詢文件作出評論分析。

就先從最近期某些政府高官的「放風」和回應公眾及輿論的言論去看看政府是如何看待「今趟」的退休保障政策。(特別強調「今趟」是因為打由50年前的1965年開始至今政府已進行了好多趟類似諮詢討論。同樣諷刺的是由港英時代的高官以至回歸後的特區政府的多位特首和有關主事官員經常前往借鑑取經的鄰國新加坡,同樣亦早已在50多年前的1955年設立了自己的「公積金」(Central Provident Fund)——退休金制度。)

無論是近期展示勇猛態度(以「官到無求品自高」名句去抗擊立法會議員在公屋鉛水事件上向其下屬公務員的問責)的扶貧委員會主席林鄭司長或勞福局張局長,均多次重覆表示退休保障在公開諮詢大眾意見時,會以開放的態度,並聆聽及細心分析所有意見、凝聚共識。然後再對香港未來的退休保障政策再作下一步的思考考慮、以及作全面客觀的評估。

「全民退保」易名 負面標籤顯見

但一轉回頭,最近一群任教於本港大學/大專院校的學者,近星期前提出了一個「全民養老金」學者方案,要求將他們的方案也納入在12月份的退休保障諮詢文件之中,也作為市民大眾可考慮的方案之一。但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隨後卻快速地回應表示難以把學者的方案新增到年底扶貧委員會的退休保障諮詢文件內。局長解釋排除加入學者方案的原因是怕可能「令諮詢會有所阻延」。他這種「不開放、未細心分析、缺乏客觀衡量」的態度,充分顯示其自相矛盾的一面。

再訴說政府高官在扶貧委員會上「放風」,謂會在年底就退休保障政策進行公眾諮詢,以期望更進一步了解市民大眾對退休保障的意見和態度。但卻又在該份諮詢文件內有關建議的退休保障方案的標題胡亂畫蛇添足、興風作浪。強要把一向以來社會大眾已熟悉的「全民退休保障」(universal retirement protection)及「非全民退休保障」名稱,改動成為甚麼「不論貧富」及「有經濟需要」的退休保障方案。為此,曾引起坊間有識之士、議員、政黨及政策學者的一番猜度政府背後的動機。更判斷政府修改方案的標題字眼,其實是已明示政府想藉此引導社會大眾對全民性的退休保障方案產生負面的民意,從而有利政府利用民意作為強而有力的藉口去打消民間社會要求設立「全民養老金」的訴求。

政府預設立場 諮詢浪費時間

有扶貧委員會的學者委員更一針見血,精準地指出梁振英領導的特區政府現在不正是開放地表達自己對全民性退休保障方案的立場態度嘛!政府為何不可以表達自己的立場呢?(上星期林鄭司長在立法會討論防貪條例應否要將行政長官也列入規管對象內的辯論時,似曾相識地也用此類論調去暗諷民主黨主席劉慧卿,指摘劉其實借該議案來助選,是帶有政治目的。)林鄭司長似乎對「政治」及從政者(劉慧卿)的從政生態有雙重標準吧!

另外,修改方案的標題字眼更改引起負責主力協助政府進行研究及撰寫退休保障報告的香港大學學者周永新教授的強烈不滿和批評,並炮轟有關字眼極具誤導性。也令周教授猛然回想他在90年代起開始參與協助政府進行多次有關退休保障的研究及諮詢事情上只是做表面工夫。亦懷疑政府今再將他所撰寫的退休保障方案提出來諮詢民意同樣亦是 「浪費時間」的假諮詢。周教授並判斷政府根本早就已有預設立場,就是不會推動成立任何全民性的退休保障方案去應付香港未來人口急劇老化所出現的養老問題。

有政治學者及評論員分析1995年港英高官如林煥光先生能如此大無畏地大力推銷遭商界大力反對的「老年退休金計劃」,是因為要配合前港督彭定康在回歸前要進行的民主政治改革,以圖藉此收買民心,收達到港英政府的政治目的。

鍥而不捨 爭取老有所依

那梁振英先生競選特區行政長官職位時,不同樣是在其競選政綱內(第32頁——扶貧和退休生活保障段)也有列出要推動全民性的退休養老金保障作為他向選舉委員會各委員推銷的其中一個政策賣點吧!但現在梁政府不去兌現自己的競選承諾及理念而落得經常遭人奚落的話柄!難道梁特首仍未能責令其團隊內的問責官員及下屬的高級公務員去實踐他的治港理念?還是他另有籌謀?

觀乎到此,我們即使不情願,也極不同意,似乎也惟有傾向同意周永新教授判斷特區政府在全民性的退休保障政策上是持保留及反對的立場吧!

即使如此,一班本港大學/大專院校的學者仍鍥而不捨、繼續去堅持推動「全民養老金」的退休保障方案,堅信「透過全民性的社會保險及共同儲蓄分擔風險的養老保障計劃,讓全港市民勞動一生,老來可以安心。」(「全民養老金」學者方案第7段)。彼此也共同期望全體香港市民不用再等多另外的50年才能見到「全民養老金」的落實。

撰文: 王潤泉 新力量網絡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