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樺依:歧視老人的退休保障

(原刊於《AM730》2015年11月13日)

歧視老人的退休保障

「全民退休保障」,我細細個就聽過呢個名啦。
的而且確,縱使退休保障從七十年代已開始討論,可惜眼見很多長者因沒有適當和公平的保障而活於貧窮中,不能安享晚年。然而更可恥的是,政府一直深知問題存在,訂立貧窮線時,口口聲聲說重點關注老人貧窮問題,但到現在不但仍然漠視問題,更想淡化問題的嚴重性。雖然終於承諾年底進行諮詢,但不能稱得上作出承擔。
人口老化是一個社會現象,不只是一個金錢問題。國際社會一直以一個較為前瞻性和社會共融的角度釐訂退休保障的重要性。一個有長遠規劃的退休保障,不但能令長者有基本保障從而繼續參與社會,活得更健康精彩,更能令整體社會的政治和經濟環境平穩發展。
政府突然將一直原用的「全民」改成為「不論貧富」,表面看似概念一樣,但實際意思和反映的價值觀大為不同。「全民」的概念基於退休保障為基本權利,每人生而共享,不但「不論貧富」,更不論性別、社會地位、宗教等等,有多元包容性。然而只用「貧富」斷定人的需要,不但漠視退休保障不止於金錢援助的廣泛社會意義,忽視了長者生活上不同的需要,更容易構成標籤效應,令長者被看成為需要施捨的一群,完全將問題個人化,將社會經濟矛盾推到長者身上,漠視社會責任。
更諷刺的是,政府聲稱改名是為老實地點出問題,政府應該於議題上有立場。很多國家,包括已發展和發展中國家如波蘭、智利、甚至中國,早於八、九十年代已發現退休保障需包含多方元素,令長者達致身心健康。
政府單從金錢評估退休保障需要,顯然社會福利概念已倒退到連很多發展中國家都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