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劍華:「全民退休保障」諮詢所為何事?

原刊於《AM730》2015年12月11日

「全民退休保障」諮詢所為何事?

梁振英在競逐特首時承諾過會研究推行全民退休保障制度,上任後委託周永新教授研究了坊間各個全民退保方案。結論雖然指出這些方案各有其問題與不足,但周教授認為香港社會推行全民退保的時機已經成熟,在人口老化及家庭制度難以承擔的前提下,有關需要亦十分明顯。周教授因而建議政府落實推行,並另行提出一個方案供政府考慮。
政府不但沒有積極考慮落實這一個自己已經承諾了的政策,連對這一個由政府自己委託的研究結論及建議,也在毫無理由的前提下再拖延了接近一年半,然後才作出另一輪的諮詢。如果政府尊重自己委託進行的研究,如果政府有誠意實踐自己的競選承諾,又如果政府有決心落實其施政綱領勾勒的社會發展藍圖的話,那就算真的需要就退休保障問題再度諮詢,焦點應該是在不同的方案中作取捨抉擇,而不應該是重回原點,再一次諮詢市民「是否應該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因為政府已經委託了專家作出研究,而且已經得出了結論及政策建議。
如果要好像林鄭月娥司長去年八月發表就周永新團隊報告時所說那樣,要有全社會的共識才可以推行退休保障制度的話,那可以說根本就毋須作出諮詢已經知道答案,因為對一個這樣具爭議的政策問題,沒有可能達致一個人人都同意的結論。政府已經透過領導人在競選時的政綱作出了承諾,上任之後要做的是如何透過政府的領導能力來落實其施政綱領,而不是一再說要達致全民共識,或要以不斷作諮詢為口實,迴避承擔其施政責任。
如政府的政策都需要有全民共識才可以推行,政府也很可能根本沒有甚麼可以做,因為在一個高度發展及利益分化的社會,政府推行的政策那一個是以「全民共識」作前提的?早前爭論不休的政改方案,政府提出的建議長期只得不足一半人支持,政府還不是全力推動嗎?近日爭議不斷的《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看不到有甚麼社會共識的基礎,但政府還不是在立法會數夠票的情況下,仍然堅持提交立法會表決嗎?為甚麼在全民退休保障這一個已經廻避不了的問題上,要用上一個完全不同的標準?
很明顯,政府根本就沒有推行退休保障的誠意。政府只是意圖透過一次又一次的諮詢與拖延,以證明不能達致「社會共識」,並以這一種可以預見的諮詢結果來否決推行全民退保,繼續為它在這一方面不求有所作為尋找下台階。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