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劍華:合情合理的「全民退休保障」

原刊於《AM730》2015年12月9日

合情合理的「全民退休保障」

對已經知道廻避不了的問題及早作準備,才是一個有承擔的政府應有之義。社會政策的主要精神,是要透過社會的行政措施,為資源分配作出更合理、要更能夠超越短期利益的考慮、更能兼顧未來、更能普及照顧每一位社會成員的安排。有些問題和需要,政府如果不透過社會整體的政策來處理,也不見得個人、家庭、社區或市場這一些系統可以有效應對。因此,政府透過其財政機制,調撥資源於各種其他社會機制不會承擔、不願承擔、或沒有能力承擔的事務上,其實是正常不過的事。
沒有政府的政策,不但國防、軍事的工作和研究會成為問題,就連教育機會也不可能覆蓋社會上每一兒童;「病無所醫」也可能不再只是窮人的問題,試問社會上有幾多人可以透過自己及家人的經濟能力來獨力承擔一個換肝或重大疾病的手術開支?政府透過政策安排,讓社會資源合理地得到分配,損有餘而補不足;要社會把部分資源向社會上一些因各種原因而不能自助的成員轉移;因此才會有普及近半人口的資助房屋制度的及基本的社會福利和社會保障制度。上述種種,其實是天天在發生,是政府正常工作的一部分,也是作為政府不能推卸的基本責任。大部分市民對上述種種都認為是合情合理、理所當然的事。
面對人口老化及平均壽命的延長,社會上高齡人士的人數及比例不斷上升,政府的政策是否可以置之不理,而只依靠個人及家庭來面對這一個社會處境?政府要透過政策法令,強制社會成員把今天的部分所得轉移至他朝高齡退休時才動用。為甚麼儲蓄也要政府來強制?因為大家都同意社會以至每一成員都要為未來作籌劃。如果進入老年期是大部分人不能迴避的一個人生階段,在制度上以公積金方案鼓勵或強制社會成員在有能力賺取金錢之時,把一部分留作他朝失去工作能力及賺取收入之時所用,這樣的安排有何不妥?況且,不是人人都有強積金戶口,強積金只是一個操作了十多年的制度,強積金也不足以提供一個普及全民的退休收入保障。當家庭越來越難以承擔養老責任、而傳統的孝道精神也越來越薄弱的今天,政府透過制度安排要求社會整體分擔退休人士的基本生活開支,在道德上有甚麼理由可以推翻?在制度安排又是不是像有些人說得那樣災難性?

 

香港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