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於唱: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退休保障小組發言

2015年12月15日致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退休保障小組

政府最近發表未來50 年人口和勞動力推算是基於一個非常不合理的假設,所得出統計數據令所有全民老年金方案在50 年後都會產生驚人的赤字;我感到政府此舉是想令市民害怕而達到否定全民老年金的目的。政府用自己炮制的數據打擊/否定自己委托的周永新教授團隊的研究結果及建議,實在對周教授極為不敬。政府的假設是政府面對人口老化的狀況完全不推行任何人口政策或者所推行的政策都全盤失敗。換句話說,政府的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過往一直在浪費自己時間及納稅人的金錢。基於這些假設的數據,工作年齡人口和供款會不斷減少,全民退保或全民老年金方案都會因而出現嚴重赤字。如果推算的人口數據是正確的話,那為何政府還要花錢搞大量無低深潭的基建,為何不要求房委會、發展局重新檢討建屋目標或覓地方針?

我是周教授團隊成員,有份參與對各方案推算。我們發現,就算基於這些數據,只要將不同的方案作些修改,都可以在2064 年產生盈餘。例如學者方案便是將全民退保聯席的方案稍作修改,經初步推算,傳聞中近5,000 億的大額赤字不單消失,反而到期末有差不多七百億的盈餘。這些調整包括1) 將發放金額稍為調低; 2) 要求政府再多注資500 億以補償因政府拖延推行全民退保方案以至減少的累積資金。不過,從政府近來的表態,發覺就算財務過了關,她們仍要將退休制度維持以強積金/個人儲蓄為主,扶貧為副的制度。這個制度在覆蓋率和足夠性方是非常不理想。政府心儀的方案是將退休保障不足的長者,要他們接受貧窮的標纖,才能得到援助。在現有制度或政府心儀的制度下,被標纖的長者竟超過一半以上。這個制度所排除的是些甚麼人呢? 除了最有錢的百分之五至十的長者外,其餘被這個制度排除的是勞碌一生,有超過二、三十萬積蓄的中等收人的人士,和這些家庭的主婦和照顧者。這些主婦和照顧者因為要照顧子女或家人而喪失為自己作出更好退休準備的人。這制度基本上是懲罰他們。

我認為香港的退休制度應該讓所有長者享有基本穩定收入的權利 (他們是否行駛是他們的決定),有了這個基本退休支柱,長者可透過強積金及其他退休支柱改善自己的生活。現在我們發現就算在政府炮製的人口數據下,學者所提出的全民退保方案仍能維持財政上的可持續性。政府不應再拖欠市民在晚年享有基本穩定收入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