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洪:學者力爭真退保 拒絕背書假諮詢

(原文刊於《明報》2016年1月5日)

【明報專訊】180名學者於2015年11月17日在《明報》發表了〈「全民養老金」學者方案方聯署聲明〉,強烈要求扶貧委員會將「全民養老金」學者方案納入退休保障諮詢文件,讓市民能對不同的退休保障方案有全面的認識以及能有真正的選擇。然而,扶貧委員會最終於12月22日發表了《退休保障 前路共建》諮詢文件,文件並沒有將學者方案納入諮詢範疇之內,反而以龐大的開支恐嚇市民,並偷換概念將全民退休保障方案的「供款」變成是「徵稅」,而避談不同方案的籌資安排。文件有強烈的預設立場,並非為市民提供一份詳實及平衡不同觀點的文件,顯示政府無意真正引領市民進行真正的討論,只作門面的假意諮詢。所以參與聯署的學者們決定不參加政府主辦的諮詢活動,拒絕為政府的假諮詢背書。

「惠及全民」制度 長者生活無後顧之憂

香港需要一個「惠及全民」的長者生活保障制度。這正如香港有「惠及全民」的公立醫療制度以及公立教育制度一樣,學者建議成立「全民養老金」,旨在為香港所有的長者提供基本的生活保障,令長者免於擔心自己的積蓄會坐食山崩,又或子女會無力供養。長者能每月獲取基本的養老金,使其生活無後顧之憂。其要點如下:

(1)全民性:所有年滿65歲及以上的香港長者,毋須資產及入息審查,均合資格領取。計劃可「惠及全民」,以體現長者得到基本的生活保障是每位香港長者的基本權利。對於有人提出全民性計劃是向富人派錢的說法,新計劃可參考現行領取高齡津貼的做法,合資格的長者需主動提出申請。

(2)基本保障:以2016年計,每月領取的金額為3500元,其後金額按通脹調整。有關水平是參考了民間團體對全民養老金水平的計算及由2013年至今的通脹。

(3)即時生效及開始儲蓄:由2016年開始供款,並即時向合資格長者發放全民養老金。愈早實行有關政策,愈能發揮這計劃的集體儲蓄功能。這計劃不是西方社會所通行的「隨收隨支」(pay as you go)計劃,而是世界銀行所支持的「部分預籌款項」(partially pre-funded)計劃。利用人口未完全老化的黃金機會,實行籌資以應付未來人口更老化階段的資金需要。

(4)三方供款:政府將現行社會保障開支(包括長者綜援標準金額、高齡津貼及長者生活津貼),按老人人口增長率注入計劃。勞資雙方現行每月的強積金供款各減為2.5%,同時為新計劃各供款2.5%。現行強積金戶口中的結餘保留在個人戶口毋須注入新計劃。這三方供款安排及比率,並不會額外增加勞、資、官三方的供款壓力。只是更好運用現時勞資雙方在強積金的供款以及政府在社會保障有關老人生活保障的開支。

(5)政府責任:由於政府延誤計劃實施日期,應補償自2013年至今的累計基金,所以應要在2016年為計劃注入1000億元的種子基金。政府已經為實行退休保障預留500億元基金,我們的方案只需政府在2016年一次過多撥出500億元便能令方案財政可持續。

(6)大企業責任:大企業應對現行已經退休的長者有更大的承擔,盈利超過1000萬的企業每年繳納的利得稅應額外增加1.9%以注入計劃。現時的長者長期為香港的繁榮作出貢獻,而當中最大的得益者為現時香港的大企業,大企業較中小企應承擔更大支付全民養老金的企業社會責任,以體現公平和公義。

按學者方案的推算,在2016年全民養老金的支出為495億元,收入為1709億元,首年結餘為1213億元(註)。到2036年全民養老金的支出首次超出收入0.6億,將由2036年3146億元結餘支付。到2062年,當年開支超過收入93.5億,但有關赤字隨着長者人數下降而減少,至2064年赤字減至91.2億,而全民養老金的結餘仍有1682億。上述數字是按政府2015年9月份人口推算2015至2064年的老人人口及勞動力人口,我們相信若政府的人口政策有效,勞動力人口數字將較政府的預算為高,全民養老金將會有更高的結餘。所以不會出現所謂「爆煲」的情况。

勿只討論政府既定議題

諮詢文件不單沒有納入學者方案,更誤導市民將全民養老金的「供款」變成是「徵稅」,以大幅加稅的後果來恐嚇市民不要接納全民退保制度。學者對政府弄虛作假的諮詢嚴重不滿,所以拒絕參與,拒絕為將來不合理的退休保障政策背書。我們呼籲市民不要被政府諮詢文件所誤導及恐嚇,不要只討論政府既定的議題例如8萬元的資產審查水平是否合理;反而要細緻認識全民養老金的民間方案,若認為值得支持,要大聲發聲及參與行動,向政府宣示民間的共識和力量。要求本屆政府懸崖勒馬,把握最後黃金機會,在任期內承諾推行全民養老金。

註:由於億後小數點後的數字按四捨五入原則計算,所以結餘的整數會按此調整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