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鴻)坦言集:全民退保

原刊於《東方日報》2015年12月28日

全民退保的問題,不是公共財政可否支持,而是更深層的老闆經濟學的取向。老闆經濟學的取向是老闆的利潤最大化。就資本主義的發展而言,發達社會追求的利潤最優化;利潤最大化沒有社會利益、社會責任,屬掠奪式的經營,在西方是十九世紀的產物,或是殖民主義的方法。香港經歷珠三角的港商時代,利潤最大化變成了主流。老闆們反對加稅、反對加工資,政府和官員的心態也與他們一樣,政府和官員不是維護社會大多數利益,追求平衡,而是從老闆的利潤最大化來着想。

全民退保實際上是打工仔的退保,與老闆的利益構成矛盾。政府官員說公共財政難以支持。一是政府不願加稅,老闆反對;二是老闆經濟學的另一面是否定經濟的循環運作。退保只看作支出,不看作收入。不認識到經濟的支出會變成消費,變成社會上企業和個人的收入,再演化成經濟增長的良性循環。香港的老闆與政府官員都短視,守財奴式的盡是把錢放進自己的錢包裏,不懂得資本主義市場經濟是依靠大眾消費才能運作。拚命壓抑工人和老人的收入,壓抑社會的消費,公共財政怎可以有收入增長?守財奴的老闆又怎可有發展?

全民退保減省了行政支出,減省了眾多的社會成本,增加大小打工者的信心,鼓勵消費,也造就社會的穩定,家庭的安居樂業;由此產生出來的社會經濟效益會轉化為經濟增長動力。信奉老闆經濟學的老闆和官員們哪裏會懂呢?香港還是困在殖民地的心態裏!

陳文鴻